• 宁波幼儿园孩子也去学奥数 家长无奈专家不赞成
  • 发布时间:2019-02-01 14:4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 次
  • 宁波幼儿园孩子也去学奥数 家长无奈专家不赞成




    奥数,孩子花大把精力学的很可能是一辈子也用不上的知识。

    ???? 家长痛恨、院士批判、学生惧怕、舆论臭骂之下,它却依然活力无限……

    “幼儿园的孩子竟然也去学奥数了,这合适么?”昨天,家住北仑新艳新村的张女士致电本报记者,她对同事让年仅6岁的孩子去学奥数感到十分诧异。张女士说,目前中小学生,特别是小学生学奥数依然十分火爆,有不少小朋友为此“眼泪汪汪”,可怜得很。面对如此燎原之势,张女士下定决心,没让“已经到学奥数年龄”的儿子去参加培训,但她不知道以后自己会不会后悔。

    现象

    ????学奥数的孩子还真小

    “想让孩子的思维更活跃,做好上小学的准备,成为一个更优秀的孩子。”说起让上幼儿园的孩子去学奥数的原因,张女士的同事说。她孩子所在的幼儿园,不少大班的孩子都在学,平时家长们都会给孩子买一些奥数的书来练习,幼儿园老师虽不批改,但如果学生要求,老师还是会做一些相应的指导。

    这位母亲告诉记者,她孩子上的趣味奥数班是由一位退休老教师辅导的,每次上课她也陪着一起听,回家后,她会按老师要求将上课的内容再给孩子练习一遍。

      “占坑”还得趁早

    尽管大部分家长恨之入骨,称“奥数班”为“占坑班”,但往往是这头刚骂完,转身就给孩子报了班。今年暑假,小学生奥数培训市场依旧火爆。昨天下午,记者从市青少年宫、儿童公园等处了解到,曾经的“奥数班”现已变成了“新思维数学”、“趣味数学”等形式的培训班,可教学的内容并没多大变化,很多孩子还没放假,家长早早就给孩子报了名。虽然,有一些孩子能愉悦地享受学习奥数的过程,但对很大一部分孩子而言,这是受罪。

    一笔未完待续的账

    记者走访了我市一家新华书店,书店里小学辅导材料应有尽有,奥数辅导书从幼儿开始就有了。销售员说,这些书,销量一直都很好。书店里,一位学奥数的孩子家长给记者算了一笔“未完待续”的账:学习时间:3年级-5年级。教辅资料费(包括光盘、讲座等):约1000元。周末班(长期)学费:3年合计约10000元,每年约30课时。暑期班学费:2年合计约2000元,每次12-15课时。寒假班学费:2年合计约1000元,每次6-7课时。

    探究

    ????家长很无奈

    很多小学低年级学生的家长都怀着各自的美好期望,让孩子去上奥数班。至于奥数到底能给孩子带来什么,家长们始终怀有极其复杂的心情。记者发现,常有家长将孩子的奥数题放到网上进行讨论,几乎每一个帖子都会掀起关于“孩子该不该学奥数”的大讨论。而近日,省外教育部门对奥数的“整治”态度,使网上热议奥数优劣的帖子更是层出不穷,针砭之词颇多,无奈之意也盛。

    网友“时光”:我很看重孩子分数,因为这也是升学的重要条件。奥数现在成了全民运动。

    网友“shuisi12”:曾经名校招生都不用奥数了,但今年卷土重来,估计那些奥数班最开心啦。

    网友“顺风耳朵”:家长自己没法教孩子,看着别人在学,感到自己孩子不去学会吃亏,攀比与跟风心态。

    网友“阳光就是我”:有关奥数培训的好处,是那些想从金钱上获得最大利益的人在鼓吹,如果大家都不去什么培训班,这些人就挣不到昧心钱了。

    ????专家不赞成

    镇海中学高中数学教师沈虎跃:目前,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多是面向高中阶段极少数特别爱好数学的学生,小学和初中已经很少有这样的竞赛,尤其是小学奥数竞赛,几年前就叫停了。现在小学生学的所谓奥数,打着国际招牌,实际上已搞成了一桩全民性的、赢利的、加重学生负担的怪事。镇海中学高中段一个年级约有四五百人,其中参加奥数兴趣小组的也不过20人。

    江东实验二小校长陈伟忠:小学低年级学生连基本数学知识都未掌握,让他们去学奥数是违背教学规律,就更别提幼儿园的孩子了。奥数过热是将学生变成了“模仿机器”、“做题机器”,现在一些奥数班只是教给学生一些解题捷径,而这样的技巧可以说是一种数学“杂技”,有时甚至会造成学生解题爱钻牛角尖。

    ????解铃还须系铃人

    宁波市教育局基教处工作人员:根据有关文件规定,我市义务教育阶段不得开设奥数班,学校也不得以小学阶段各类学科比赛、竞赛(当然包括奥数竞赛)的成绩作为入学和转学的依据。但是,民办学校和民办培训机构对奥数的态度可能有点“松”。

    一位教育界人士:奥数热契合了家长们给孩子作“全面准备”的心态,即便整治了奥数,也会有其他“热”出现。任何素质拓展性教育只要跟升学、选拔等沾上了边,就会很快变成学生的负担。只有让考试机制正常起来,奥数热才会自然而然地冷却下来。因此,建议学校在各类升学及平日考试中剔除奥数内容,但更重要的还是要剔除那些附加在奥数头上的隐匿的政策。(记者徐叶王景波)

    ????记者手记

    日前,成都市教育局宣布,今年10月将出台4条“铁令”,用一年的时间彻底整治疯狂的奥数。此新闻一出,又将奥数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有不少家长呼吁,宁波何时也能全面“禁奥”?“要么就一起学,要么大家都不学。”这样的论调从某种程度上折射出竞争压力下家长们畸变的心态。

    其实,奥数并无原罪,适当的奥数教育也无伤孩子的心灵,但把它彻底功利化了,奥数教育就陷入了恶性循环的泥淖,其结果只能是极个别人胜出,而大多数人受害。

    ????新闻背景

    ????“奥数”存废之争

    “奥数”是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简称,1959年在布加勒斯特举办了第一届。

    1986年,我国中学生首次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我国选手获得了其中绝对多数金牌。这些金牌“显示出我国中学数学教育的优秀成绩和华夏子孙卓越的数学才智”,但竞赛训练和考试却又形成了另一个应试教育系统:赛绩与教师考核,学生升学、择校等挂钩,事实上强化了应试教育倾向。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中小学数学竞赛发展至极度狂热阶段,国家教委曾发出《紧急通知》,勒令停办各级各类奥校,此举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国内外许多学者对数学竞赛持否定态度,认为它只面对少数天才儿童,与日常数学教学脱节。

    几年前,北京、广东、河北、江苏以及浙江(2005年)纷纷出台规定,禁止举办奥数班并叫停奥赛。但在一片叫停声中,改头换面的暑期奥数班却依然火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