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获头衔挑战权 谢依旻以“硬颈精神”博取胜利
  • 发布时间:2019-04-22 12: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 次
  • 重获头衔挑战权 谢依旻以“硬颈精神”博取胜利

      原址:https://www.nippon.com/ja/people/e00155/

      原题:‘硬颈精神’で胜利をつかむ——囲碁女流棋士谢依旻六段に闻く

      摘自:Nippon

      摄影:花井智子

      编辑:高桥郁文

      翻译和整理:找借口安静?最近文章有点多

      2018年12月5日,谢依旻六段兵败“第37期女流本因坊战”之后,时隔11年成为了无冠棋手,但在2019年3月6日开始进行的“第31期女流名人战”上,谢依旻再一次获得了挑战权。在坚持胜利的背后,还带着对周围支持者的感谢与责任。

      谢依旻

      1989年11月16日,生于台湾苗栗市。师从黄孟正九段。2004年入段,2005年二段,2006年三段,2008年四段,2010年五段,2012年六段。日本棋院东京本院所属。冠军次数为日本女棋手史上最多的27次。兴趣爱好从欣赏电影和舞台剧,到慢跑和攀岩非常广泛。最近还特别痴迷于欣赏宝塚歌剧团的舞台剧。

    重获头衔挑战权 谢依旻以“硬颈精神”博取胜利

      谢依旻以客家人不屈不挠的“硬颈精神”和支持者们的支持,让她的每一盘棋都能全力以赴。今天就对谢依旻在围棋生涯中品尝到的苦涩和成功,以及对未来的围棋界进行谈话。

      从小就是不服输的人

      ——很想了解下谢依旻小时候的成长故事。

      谢依旻:我的父母很热衷于教育上面,所以从小就让我学习很多的东西,我的姑妈是算盘·心算教室的老师,据说在我牙牙学语的时候,就让我背九九乘法表。在我3岁的时候,我参加了心算3级的开始。但是我的姑妈说,因为我还小所以10题对5题的话就没问题了,所以自己抱着这个心态去考试,结果收获了惨痛的失败,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响起了结束的铃声,我也不禁在考场大哭了起来。不过我在第二年再一次挑战心算3级,然后顺利通过了考试。而我现在做一题要花3分多钟,即便是自己的故事也觉得当年的自己真的超级厉害(笑)。

      ——你是什么时候接触围棋的呢?

      谢依旻:在学各种东西的时候,我也到围棋教室学习,不过是因为我哥哥想去,我也就跟着去了。从年龄上看我当时还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想在我稍微大一些了再让我正式学棋。不过在我6岁的时候,我在那边下着五子棋,然后不小心赢了一位业余6段的围棋老师。在旁边观战的老师就说,什么年龄段都能教,可以的话就到我这里学棋吧,我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围棋生涯。

      当然我的哥哥也是很重要的人物。当时我的哥哥已经学了一段时间了,所以水平也自然比我强一些,我们俩下棋的时候,哥哥也会毫不客气的让我一直输棋。所幸即便如此,自己也没有对围棋产生厌烦。或许自己还想变得更强,然后把哥哥赢下来。如果在那时,自己如果不想赢哥哥的话,我也有可能不会继续下棋了。所以说我的哥哥是在我围棋生涯中,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当然了,我的哥哥在读初中的时候就不再学棋了,现在我也不和哥哥下棋了。只不过哥哥还是在关注着我的对局,有时候在电话里跟我说:“这盘棋下得不错啊”。

      没有比父亲更严厉,更亲切的人

      ——后来为什么想到日本成为职业棋手的呢?

      谢依旻:在台湾,很多关于围棋的教材和信息,基本上是从日本传过来的。虽说台湾也有职业棋手,但是对局数很少,所以在那时候,自己把在日本成为职业棋手一事作为了目标。然后林海峰老师,张栩老师都是明星级的人物,在当地经常会提到台湾棋手在日本的优异表现。还有以林海峰老师冠名的海峰杯的围棋大赛。我在10岁的时候拿到了海峰杯的冠军,在拿到奖杯的时候特别开心又很感动,到现在都忘不了。

      在我学棋的时候,我还看过日本棋院出版的杂志《棋道》,然后指着杂志上的“女流本因坊”一词之后,对爸爸说:“将来我要成为女流本因坊!”。后来自己也真的拿到了女流本因坊的头衔,所以说还好自己没有放弃围棋。

      ——说一下你的父母是怎么指导并且支持你的。

      谢依旻:我的父亲在学习塾当老师,所以说对自己,对学生都相当严苛。我到现在还没看到过比我父亲还严厉的人。不过父亲每次都会花2个小时,从市区到比赛场地开车接送我,在12岁的时候来到日本,即便不会说日语,依旧会照顾好我的一切,所以时时刻刻都在支持我,这一点我还是非常感谢父亲的。所以自己也希望早一天成为职业棋手,以此报答始终支持我的父母和帮助我的所有人。

    重获头衔挑战权 谢依旻以“硬颈精神”博取胜利

      当然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到日本下棋。实力其中是一部分,还有资金等各方面的支持下,我才得以可以来到日本下棋。

      我依旧记得在14岁那年成为职业棋手的时候,自己感觉如释重负一样,满满的解脱感。当然了那时候与其说冲过终点,自己意识到终于站在了新的起跑线上了。

      成为职业棋手不久之后,我就和父母说可以不用来日本照顾我了。自己在沟通和生活上已经完全可以自理了,还有就是想让我父母的负担能稍微减轻一些。

      在低谷期帮助我的恩师和前辈

      ——说一下自己第一次获得头衔时的故事。

      谢依旻:我在14岁的时候成为了职业棋手,在16岁的时候遇到了人生中第一次低谷期,那时候有半年时间一胜难求。自己还在担心能不能继续在职业棋手的世界里生存下去,不过在2006年的第1届广岛铝制杯·若鲤战(非正式比赛)上终于拿到了冠军。一词为契机再一次体会到了围棋的乐趣,然后也找到了自信。后来在东京精密杯第8期女流职业最强战上,以当时女流棋手的最年轻夺冠纪录——17岁1个月拿到了生涯首个头衔战冠军。能实现梦想让我非常开心。

      ——黄孟正九段在指导你的时候,让你印象最深刻的故事是什么?然后能不能说一下你最擅长的战术又是什么呢?

  • 相关内容